三亚要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娱乐» 严耕望:谈史学论题选择
严耕望:谈史学论题选择
时间:2018-01-11 09:48:32 来源:三亚要闻网 查看:9651

  原标题:人脸识别技术:能成为人性善恶的终结者吗?文/马进彪参考消息01月11日报道法媒称,从卫生纸架到快餐店、旅行以及打击犯罪活动,中国在很多领域广泛使用脸部识别技术的行为在世界领先,我认为研究工作,为把稳起见,最好多做具体问题,少做抽象问题.研究具体问题,用可靠史料,下深刻功夫,一定能获得可观的成绩,而且所获成绩比较容易站得住脚,不容易被人否定,也就是说较容易成为定论;但抽象问题,虽然同样用可靠史料,同样下深刻功夫,但所获成绩就不一定能站住,也就不容易成为大家都接受的定论.因为具体问题的证据也比较具体,较容易作客观的把握,需要主观判断的成份较少,但抽象问题的证据往往也比较抽象,较难作客观的把握,需要主观判断的成份较多.主观判断的成份较多,在作者本身言,就比较容易走上主观意向,作错误的判断.在读者而言,在其它的研究者而言,也各参入主观成份,有不同的认识,作不同的判断.因此人各有一是非,上焉者可成[一家之言],但很难得到大家都能承认的公论.然而一般人都比较喜欢讲抽象问题,尤其现在一般青年更似有此倾向.这或许是因为对于抽象问题,容易发议论,提意见,讲起来比较可以自由发挥想象力,甚至于仅得少数数据,一知半解,也可以主观的贯连,痛快淋漓的发挥一番,满足自己丰富的发表欲,至于具体问题,总认为繁难,不易见功.但实际上,具体问题似难实易,抽象问题似易实难.因为具体问题,可以肯定的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抽象问题,虽然原则上也是如此,但不必如此.也许自己辛苦经营,以为发千古之未覆,心满意足,但他人看来可能付之一笑.然则大家都搁置抽象问题不予研究吗?我实并无这意.不过就一般人言,以正时弊.若是对于抽象问题实有浓厚兴趣,自信天份极高,能见人所不能见,自亦可从事抽象问题的研究.不过要特别警觉,谨慎从事.天份高,功夫深,能谨慎,所得成果,纵然不能得到公认,但若能真正「一家之言」,也就是一项成就.(二)问题的实用性从事文史学科的研究,本不应谈实用问题,不过假若你想你的工作对于别的研究者有较大用处,并对一般人也有用;换言之,欲有较大影响力,就不能不考虑实用问题.论者本身成就的高低是一回事,对于别人是否有用是一回事,这两方面往往不能谦顾,但也可以谦顾,关键是在问题的选择.当然,实用性对于他人是否有用,也往往因为时代不同而有异,这是关乎时代学风的转变.在前一个时期,某类问题很热门,研究的创得对于他人可产生很大影响力;时代一过,若再研究此类问题,纵然成就很高,也可能无人去看,自然就谈不上有影响力.所以就实用观点说,也很难有绝对标准.不过就目前一般观点,言国家大计、社会动态、人民生活、思想潮流是最为大家所关注的问题,在这些方面有重要贡献,较易为大家所注意,看重,便可有较大影响力.二十年前,我在哈佛大学访问,参加一次野餐会,大家谈起中国学问,杨联升兄说假若列举一百个研究中国学问的学者,日本人要占五十个或以上,意谓中国人对于中国学术的研究成就不如日本人.我和李定一、周法高两兄听到,都有些反感.不过,我后来仔细分析,觉得联升兄的话也不无道理.就深度而言,日本学人自然比不上中国学人,但在成绩表现方面,中国学人就显得比日本学人要落后.例如史学家,像陈寅恪、陈援庵与宾四师的造诣,在日本学人中显然找不到;但次一级成就的学人,成绩表现很显著,为人所重视的,在中国实在比日本人为少.我想这不关乎学问的深浅与程度的高低,而关乎研究方向.中国人做学问喜欢兴之所至,不管问题是否重要,不管对别人是否有用,只就个人僻好去做,有时所涉问题与历史大势毫不相干,而一字一用的去钻牛角尖,用功极大,效果极小,自得其乐,而别人从大处看历史,就根本用不上.这类论文在中国人著作中占相当大的比例,自然就被埋没,不为人所重视,在国际上更得不到一席位.反观日本学人的研究,大体上都就中国历史上国计民生方面的重大问题下细密功夫.最显著的成绩,如经济史、佛教史、边疆史等.中国人在这些方面:经济史在较早期只有一位全汉升兄可与他们相抗衡,现在也慢慢有些人跟得上;佛教史尽管有一位汤用彤先生,成就之高,非日本学人所能比拟,但毕竟太少.我们要想对于中国佛教史有个概括性观念,还得要看日本著述,至于边疆史更瞠乎其后,说来岂不惭愧?日本学人的工作,主要是肯下功夫,就其成就而言,不但境界不高,而且往往有不少错误,并用很有名的学者,引用材料,断句有误,也有根本不懂那条材料的意义而加以引用者,闹出笑话.我最近看到一位研究唐宋史的日本名学者引用李白〈紧寻阳上雀相涣诗〉:「邯郸四十万,一日陷长平」,作为唐代邯郸人口殷盛的证据,不知此句是用战国时代秦赵长平之战,秦大胜,坑赵卒四十二万的典故.我相信一位中国学者,尤其有很高学术地位的学者,断不会开出这样大的笑话.而在日本学人中就经常见到,并不出奇.然而这不能深责异国学人.因为语文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他们读中国古书,在速度上,在了解深度上,究竟赶不上,中国人读自己的书,假若易地而处,我们更当惭愧万分,在上海一些十字路口乱穿马路的人会在附近一个大屏幕上看到自己的图像,让自己在公共场合丢人,他们必须缴纳20元罚款才能使自己的图像从大屏幕上消失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三亚要闻网 地址:三亚市解放西路国贸大厦32号 电话:0898-64866394

琼公网安备979344395441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琼网文[2017]8150-625号

网站备案:琼ICP备10509990号 琼ICP证920257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05159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三亚要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