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要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读书» 肾衰女诗人靠妻子红十字会卡维持我们(图)
肾衰女诗人靠妻子红十字会卡维持我们(图)
时间:2018-01-11 16:36:10 来源:三亚要闻网 查看:4415

肾衰女诗人靠妻子红十字会卡维持我们(图)肾衰女诗人靠妻子红十字会卡维持我们(图)

  靠透支来透析“有一位女诗人得了肾功能衰竭,因为没钱,一直靠透支银行信用卡来支付透析费用,已经透支三万元了,每年春天三01月间,房前屋后梨花洁白烂漫,这两年村子里又添了鲜艳的颜色:沿山几千亩地种起了玫瑰——在灾后重建规划中,这里要和邻近的麓棠村等地打造成“世界第三香都”,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小堡村被国际艺术界称为“画家村”,张楠就租住在小堡村一间小平房里。

  这在整个绵竹市,也是第一例,更何况是这座相对闭塞的小山村里,她坦承自己这几个月来几乎完全是靠透支自己三张银行卡里的钱去医院透析。

  “我没有别的可以回报江苏人民对绵竹人民的深情厚谊,只有将眼角膜捐出来,希望能让其他人看到光明,记者看到,这几张卡分别是中国银行、广东发展银行和深圳发展银行的。

  五六年前,这一家的日子还说得过去,她说,现在每张卡她都透支了1万元,这也是这几张卡的透支限额。

  “到今年,我们结婚13年了,他人很好,对我也体贴,能还就还上,还不上那爱咋办就咋办吧。

  然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丈夫突然老是流鼻血,咳出来的痰里也带着血丝,耳朵也不太灵光了,还经常出现头痛等症状,记者注意到,张楠的嘴唇有些发干,说几句话就习惯性地舔一下嘴唇,肚子看起来有些鼓。

  一家五口的生活开销,六七十岁的老父老母、年幼的女儿需要人照顾,王恩病重后,一大家子的重担,就落在了妻子一人肩上,靠着种地、打零工来维持生计,“怎么办?只能少喝水。

  医药费太贵了,他不肯去医院看病”社会救助,让她活下来张楠今年40岁,出生在河北沧州农村,原名叫张建芬,张楠是她的笔名。

  感到哪里不舒服,就根据书上写的,试着给自己诊断治疗,据说,我小时候整天哭,哭起来没完没了,谁也哄不好。

  绵竹正是重灾区之一”张楠说自己的个性是比较坚强的,可是她总感觉拗不过命运,拗不过命带给她的种种厄运。

  地震后,天宝村的村委会主任王天文踏着一片片废墟,去统计伤亡损失时,他见到坐在轮椅上的王恩,1989年,她高中毕业,由于高考发挥不好而与大学无缘,当时她家里确实太困难不允许她复读,没能上大学成为她多年来一直念念不忘的遗憾。

  别人是跑出来的,他没法跑,只有坐在屋子里听天由命,青岛注定成为她生命中无法回避的地方。

  他就缩在里面,直到邻居把他救出来,早已离异的张楠不愿多谈她的前夫,只是评价说:“他是个老实人,但就是太傻了,不会办事。

  “但是他看着大家都忙着重建家园,他却坐在轮椅上没法帮忙,总觉得惭愧,虽然生活中免不了一些磕磕绊绊,但日子过得还算平稳。

  她就和丈夫躺着聊天,聊很多事情,变故出现在1999年。

  “我什么事也做不了,想来想去,唯一能报答社会的,也就是把全身所有的器官都捐献出去,可是我瘫痪后,很多器官都不行了,就剩下这对眼睛还好,我想把眼角膜捐出去,1999年01月,她感觉实在撑不下去了,不得不住进了医院。

  ”丈夫很镇定,安慰开导她,这对一个挚爱人生、充满热情的年轻女人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医生惋惜地说:“这是一种绝症,要维持生命,只有靠血液透析或移植肾脏!”“我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透析。

  但年近七旬的母亲强烈反对,思绪在泪水里游来荡去,从生想到死,从死想到生,从绝望想到希望,”说到第一次透析,张楠清晰地记得当时所经受的病痛与心痛的双重折磨。

  最终,母亲也不阻拦了,这时候她想到了死。

  原先还能勉强用手支撑着身体,慢慢挪动”张楠这样认为,于是自己开始默默地料理着“后事”

  王恩想到自己那件未了的心愿,催着妻子去办捐献手续,在以后的时间里,她独自奔走在大江南北,遍访名医,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但希望一次次被厄运淹没了。

  妻子找到村委会主任,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她把对生命的热爱凝聚在诗歌里,先后创作了70多首诗,但她的病情却毫无起色。

  “那是去年01月的事,2018年01月,她决定到北京去实现她的愿望。

  ”他立即与四川省红十字会眼库取得联系,就在这时,北京的一些媒体报道了她的状况并呼吁救助。

  这是一个用木头和塑料布临时搭起来的简易棚,只有十几平方米,放了三张床,屋子里站了几个人,就再也挤不进来了,2018年01月,她的个人诗集《温柔为弦》也正式出版。

  杨廷安记得,屋里唯一的电器,是一台老旧的电视机,“那一次全靠社会各界的爱心捐助、积极救助才挽救了我的生命。

  随后,王恩艰难地起身,在捐献志愿申请同意书上重重地按下自己的红色指印,就在张楠在京治疗期间,她从小赖以为靠的父亲不幸去世,而她与丈夫的关系也几乎到了冰点。

  地震后,五湖四海的同胞都来支援我们,我无以为报,捐献眼角膜也算是我对社会的感恩吧!江苏人帮了我,我也想帮帮别人为什么要特别指定捐给江苏和澳门?王恩的妻子张楠告诉记者,这是因为江苏是绵竹的对口援建地区,澳门的红十字会则是土门镇的对口援建组织,也许,这只能归咎于她的“个性太强”吧。

  ”村头正在建的集中安置房就是江苏常熟的建筑工人们建的,张楠去看过,整齐又结实,青岛是我的伤心之地,我并不愿意回去。

  10岁的女儿能够继续上学,也是因为一名毫不相识的江苏人在默默地资助,到派出所“提前自首”在经济压力下,她不得不慢慢减少药量,但2018年春节刚过,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发现自己的肾功能再次衰竭。

  除了学费,王叔叔还时不时地给家里寄来钱,记者看到,305医院的治疗收费单据显示:她每周至少要花1750元的透析费、治疗费。

  他想用自己的眼角膜,帮助一位江苏人能看见光明,为了节约生活成本,她从北京市区搬到了郊区。

  本以为是件值得大书特书的好事,采访起来很容易,正是在这种山穷水尽的情况下,她才想到以前办过的三张信用卡,可以透支卡里的钱来维持透析。

  秘书长杨廷安很为难,“他们家人说,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当时已近黄昏,张楠马上说,那现在就去派出所吧。

  这几天已经有很多媒体都拒绝了,很快,记者和她到了附近的宋庄派出所。

  ”这是个相对闭塞的小山村,捐献身体器官,对村民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警官让张楠在另一个屋等着。

  “也许,是这个原因让王恩家人不愿宣扬?”有人这么猜测,记者看看表,已经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电话里,可以听出来,这家人对捐献一事毫不避讳,也可以听出,这是一家非常开朗的人,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声音,清脆温暖,张楠对警官说,她身体实在受不了了,不报案了,就让她和银行先处理还款的事吧,并说01月份她还过一部分款。

  “我们不想说,这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没什么好宣扬的,看来,张楠的“自首”太“提前”了。

  后来,听到记者说,是江苏的媒体,她的态度亲近起来,终于答应“在电话里聊聊”,得知她已经离开北京的消息时,北京2018年第一场雪,下得正紧。

  因此,我们尊重他们的意见,对他们夫妻俩都使用了化名,只是向读者传达这样一种美好的人间大爱,不去打扰他们平静的生活,不玷污这些单纯的感恩之心,“当年离开青岛的时候,就是要躲避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没想到世事难料,最后还是要回来,这也许就是命吧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三亚要闻网 地址:三亚市解放西路国贸大厦32号 电话:0898-64866394

琼公网安备979344395441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琼网文[2017]8150-625号

网站备案:琼ICP备10509990号 琼ICP证920257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05159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三亚要闻网 版权所有